随着2018年度全国煤炭交易大会的落幕,2018年煤电双方的中长协合同签订工作也进入最后冲刺阶段。

>

我们与中电国际等企业已签约1100万吨合同,与其他用户的合同也在签,将于近日完成2018年煤炭购销中长期合同签订工作。安徽一大型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11月29日,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2018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的通知》.

据了解,国家发展改革委要求在12月上旬完成2018年合同的汇总工作,在规定时间内未完成购销合同签订和录入网络系统的,原则上不再保留运力。

在下水煤合同定价机制方面,《通知》明确,供需双方应继续参照上年度“基准价+浮动价”的办法协商确定定价机制。基准价由双方根据市场供需情况协商确定,对协商不能达成一见的,仍按不高于2017年度水平执行。下水煤指的是通过水运输的煤炭,一般将5500大卡环渤海动力煤作为下水煤的标准品。时至年底,诸多煤炭企业与电企已陆续签订了中长期合同。据《证券日报》报道,2018年长协基准价与2017年相同,为535元/吨。

业内人士指出,签订价格合理,有量有价的中长期合同是化解煤电顶牛、实现上下游稳定发展的有效途径,也是供需双方建立长期、诚信合作关系,提高煤炭供给体系质量的现实途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为保障履约率,《通知》明确要求,合同一经签订必须严格履行,2018年中长期合同履约率应不低于90%。而对有效履行合同的守信企业,在有关优惠政策上给予倾斜;对不履行合同的企业,实施必要的,情节严重的纳入失信企业。

明确合同量和定价机制

《通知》明确,支持多签中长期合同,其中,中央和各省区市及其他规模以上煤炭、发电企业集团签订的中长期合同数量,应达到自有资源量或采购量的75%以上,铁、港航企业对中长期合同在运力方面要予以优先安排和兑现保障。

我们把基准价定在550元/吨左右,但电厂方面希望在470元/吨以下,差距有点大,还在谈。山西一大型煤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价格方面,《通知》指出,对于下水煤合同,供需双方应继续参照上年度“基准价+浮动价”的办法协商确定定价机制。基准价由双方根据市场供需情况协商确定,对协商不能达成一见的,仍按不高于2017年度水平执行。

今年以来,煤价高位运行,煤企肯定是希望提高长协基准价缩小与市场煤价的差距,而深陷亏损泥潭的电企则想通过下调长协基准价,缓解因煤价上涨过快带来的成本压力。在此情况下,双方正常协商很难达成一致。大唐燃料开发公司业务经理潘强说。

近期,诸多煤炭企业与电企已陆续签订了中长期合同。据《证券日报》报道,近期,神华集团、中煤集团等煤炭企业与国电集团、华电集团等电力企业分别签订中长期合同,签约量达到吨。年度长协价仍由基准价+浮动价组成,而基准价与2017年相同,为535元/吨。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指出,目前市场煤价还处于高位,煤炭企业不能寄希望煤炭价格长期处于高位,但电力企业也不要期待于合理区间以下的低煤价,煤价大跌大涨都不利于落后产能和高成本产能的退出,也不利于全社会用能成本的降低。

一位煤炭行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有的煤企报价高达570元/吨,而有的电企为避免亏损,提出的报价是在470~480元/吨左右,仅报价价差就相差100元/吨,两者间存在分歧。

为更好指导煤炭产运需三方做好2018年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出台《关于推进2018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划定了煤炭中长期合同的量价红线。

对于《通知》要求的基准价按不高于2017年度水平执行,上述人士表示,535元/吨的基准价对煤企来说仍有一定利润空间,对电企来说,虽然盈利空间小但是相对今年较高的煤炭市场价而言,也是能够接受的。

数量上,中央和各省区市及其他规模以上煤炭、发电企业集团签订的中长期合同数量,应达到自有资源量或采购量的75%以上。价格上,供需双方应继续参照基准价+浮动价的办法协商确定定价机制;协商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按不高于2017年度水平执行。

近期,受政策调控影响,持续火热的煤炭市场逐渐回归,煤炭价格平稳回落。11月29日,秦皇岛煤炭网数据显示,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与上期持平,结束了连续七期下降的局面,本期报收于576元/吨。

内蒙古伊泰集团期货中心负责人张帅认为,基准价+浮动价的价格机制有利于供需双方达成协议。

而在铁直达煤合同定价机制方面,《通知》要求,铁直达煤供需双方也应参照“基准价+浮动价”机制协商确定合同价格。对双方协商能够达成一见的,按双方商定的意见执行,如双方不能达成一见的,应按以下意见执行:即基准价由下水煤基准价格扣除运杂费后的坑口平均价格和供需双方2017年月度平均成交价格综合确定,两类价格权重各占50%。浮动价可结合环渤海煤炭价格指数、CCTD秦皇岛港煤炭价格指数、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综合确定。

现在的煤价确实高,对于我们厂而言,标煤在700-800之间对双方较为合理。华能岳阳电厂负责人说,供需双方都希望签订一个价格合理,有量有价的一个中长期合同。价格机制虽好,希望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政策能执行到位。

在近日举办的2018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强调,要早签、多签、实签中长期合同,签实就是供需双方要多签有量有价、违约有赔偿措施的一年及以上的中长期合同,并鼓励签订更多的直购直销合同。

不同于2017年长协定价公式,根据《通知》,今年长协价格公式中新增了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鼓励多签有运力方参与的三方中长期合同,探索产运需三方和社会征信机构参与共同签订四方合同。

在申万宏源煤炭分析师孟祥文看来,今年长协价格计算公式新增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主要是为真实客观地反映发电侧电煤采购价格水平及变动趋势。按照当前价格计算,2018年长协价将比2017年有所下降。

对于引入社会征信机构参与,易煤研究院研究员张飞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社会征信系统能够对企业履约情况能够更好进行量化考核,履约情况。

不过,采访中,也有人对指数的客观性提出了担忧,指数很难做到准确,高和低都不好,高了影响采购,低了影响电价。神华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记者说。

连维良近期表示,第三方信用机构对2017年中长期合同执行的数据进行了采集,结果显示履约率超过90%,但是仍然存在部分企业签约率偏低、部分合同质量偏低,有量无价,不利于执行等问题。

首次引入信用监管

对此,张飞龙表示,过去煤价一涨,上游煤企就不履约。煤价一跌,下游电厂就不履约。这种情况在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下发文件要求加快签订和严格履行煤炭中长期合同后有所好转,今年履约率明显提高,但是却还面临运力等不可抗力所造成的未能履约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往年,在今年煤电双方的合同签署中,增加了一份企业信用承诺书。

张飞龙举例说,运力紧缺的时候,很多煤炭在上游发不出去。以及北方港进入冬季后出现压港等情况,都是导致履约率下降的因素,所以在签订中长期合同时,需要运力方也参与,使得铁、航运在安排运输计划时可以优先考虑煤炭运输等方面,保障履约情况。

对此,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从今年开始,把信用服务机构引入中长期合同签订和履约的全过程,监督供需双方的合同履约。

《通知》对于明年的履约率也明确,即全年中长期合同履约率应不低于90%。

据介绍,煤电双方对签订中长期合同均有共识,认为建立长期稳定的供需关系,有利于保障电煤供给,实现煤电互惠双赢。在执行的过程中,随着市场煤价和长协煤价价差的波动,合同履约率也会出现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为履约,国家发改委将会同有关方面加强指导,重点对20万吨以上的中长期合同进行监管,对合同履行情况实行分月统计、按季考核,并委托第三方征信机构开展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信用数据采集,建立动态信用记录,适时公布有关履约信用状况。

今年一季度和三季度长协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迎峰度夏期间达80元/吨,我们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要求和合同约定,坚持诚信,优先兑现长协合同。但在5-6月份,长协价格短暂高于市场价格的情况下,部分电力企业就有不兑现长协的苗头,个别企业甚至存在拒接、来函要求降价等行为。上述安徽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此外,《通知》还明确,还将建立和完善合同履行考核评价措施,在企业相关项目核准审批、运力调整、价格监管和信用约束等方面,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对有效履行合同的守信企业,在有关优惠政策上给予倾斜;对不履行合同的企业,实施必要的,情节严重的纳入失信企业。

记者了解到,安徽煤企的遭遇并非个案,山西、陕西、内蒙古、四川等地的企业均遇到过相同问题。

(原标题:明年下水煤仍参照“基准价+浮动价”定价长协履约率不低于90%)

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通过第三方信用机构对2017年中长期合同执行的数据进行了采集,结果显示部分企业存在履约率低,合同质量不高的问题。

图片 1

连维良表示,将对今年履约情况不好的企业进行约谈,问题突出的将进行内部通报。明年签约履约情况要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并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对于不履行合同的企业,情节严重的将纳入失信黑名单。

将煤炭中长期合同纳入信用监管体系,将会对煤电双方履约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国家发展改革委规定的75%的量应该能完成,但是价格未必会跟着《通知》中的公式走,还有待后期观察。上述神华集团人士说。

建议加强合同考核,督促严格履行合同,将履约不力、恶意违约的企业纳入不良信用记录。中国铁路总公司货运部主任赵峻说,今年在运力紧张的铁路局已经探索建立了铁路货运客户诚信机制,对在铁路长期稳定发运的、合同兑现率高的诚信客户,在运力紧张时期和运力紧张去向、区段加大运力支持力度。明年将进一步完善扩大这一制度的推行。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教授邢雷认为,在市场煤计划电的背景下,要真正解决煤电矛盾还得靠煤电一体化。比如,神华与国电的合并就是未来解决煤电矛盾一种重要方式。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