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接着人才管理的话题,本期《律师商学院》我们来聊聊律所人才培养的问题。

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档案室的墙边,倚靠着一根1米长的麻梨疙瘩木棍,上面的“疙瘩”已被磨得圆润、发黑。

图片 2

传统律师的培养

提到律所的人才培养机制,我们首先就会想到师徒制,师徒制这种“传帮带”的模式在中国古代农耕文明时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可以说中国几千年来灿烂的手工业、艺术、医学等技术都是通过这种方式传承下来的。

然而成也萧何败萧何,传统师徒制有其固有的弊端,这也导致古代中国,会如“李约瑟难题”中所指出的那样,始终没能发展出现代科学。

木棍的主人、丰台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民警肖俊京离开它已经5个月。被“不死的癌症”强直性脊柱炎折磨的肖俊京,生前常要靠这根木棍缓解自己的病痛。

图片 3

传统师徒制的弊端

1.陈规多
传统的师徒制有着各种陈规,比如传男不传女、严苛的择徒标准、繁冗的拜师仪式等等。高门槛加上封建礼教使得徒弟与师傅之间形成了如同父子般的尊卑关系,正所谓“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傅”、“
投师如投胎”。有的行业,一入师门,全由师傅管教,父母无权干预,甚至不能见面。这也是为什么像曹云金这样自立门户的行为会被郭德纲视为“欺师灭祖”

2.易走样
传统师徒之间教授的,拿现在的话来说,那都是“商业机密”。因此外人是无法知道这些个技艺的关键心法和诀窍的,甚至有些技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就导致一门技艺如何传承,传承的效果怎样全倚赖师傅的水平和徒弟的悟性。没有统一的教学大纲和反馈标准的结果就是师傅无法判断自己教的怎样,徒弟也无从判断自己学得如何,所谓“运用之妙在于一心”,时间一长走样也就在所难免了。
3.留一手
最后师傅带徒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徒弟会有所保留,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如果师傅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技艺、心法甚至老主顾都教/交给徒弟,那万一徒弟自立门户,师傅就很难指望徒弟还能继续孝敬他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古代,人们总认为老师傅的水平是一定会比徒弟高的,除非师傅准备金盆洗手,有些看家本领是绝不会倾囊相授的。

以上师徒制的弊端在传统律师的培养过程中其实也普遍存在,徒弟好不好全要看师傅,在这种背景之下,别说同一个律所里的实习律师水平会千差万别,就连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徒弟水平也会大相径庭。

2018年11月1日,肖俊京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抓捕一起特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年仅54岁。

公安新观点,青年真情怀,我是警营记者小徐,今天继续给大家讲咱的《民警天津范》。

传统律所的其他培训机制

从警29年,肖俊京担任过刑警探长、重案队长、派出所所长,也干过片儿警、档案员、侦查员。他曾带领重案队先后破获命案、大要案百余起。牺牲后,他被公安部追授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

五月三号我采访了天津西站的巡警同志,主要从问路角度来了解他们的工作热情。与此同时,在天津的东站也就是天津火车站出现了一位智障人士,他倒挂在站内负二层的一排护栏上,头朝下,往下三米是电梯,这要是一不小心栽下去就会有生命危险,关键时刻咱公交总队天津站派出所的几位民警合力将他拉了上来,但在救援的过程中由于这位智障兄弟下意识的用脚乱蹬,直接蹬在了咱本期主人公王君警官的肋骨上,造成了肋软骨骨折,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王君养了一个礼拜就回到工作岗位上了,精气神并没有因为受伤而减弱。

一、律所内部:采果模式

我将传统律所的内部培训机制称之为采果模式。采果模式的典型特征:
1.缺乏体系性
想到什么培训什么,临时遇到什么问题培训什么,就如同采果子般没有目的,没有章法。
2.缺乏针对性
对于采的是什么“果子”,给什么人“吃”,律所或培训者在所不问,会什么培训什么,有培训就要求所有人都来参加。
3.缺少反馈提炼
对于采回来的果子,很少有人问下吃的人味道好不好,有没有毒;也极少有人去对果子进行再加工,酿成果酒或晒成果干。很可能基于当时培训者的认知局限,某些错误或低效的教学内容和方式就一直沿袭下来了。很多课件哪怕是一个错别字过了好几年都不会修改一下。

清明节前,丰台公安分局为肖俊京举行追思会,深切缅怀和悼念这位曾被誉为丰台公安重案之“魂”的英雄模范,号召民警共同追忆战友,继承遗志,传承精神,忠诚履职。

图片 4

二、律所外部:打猎模式

我将传统律所外部培训机制称之为打猎模式。打猎模式的典型特征:
1.律所不负责投入产出,只负责放哨
律所不愿对律师的所外培训投入额外成本,所有外部培训费用都由律师自己承担,而律所需要做的只是传达培训通知。
2.律师有培训就扑过去
在诸如iCourt法学院、无讼学院发展起来之前,对于律师的外部培训资源主要是由律协所掌握的,而律协的培训往往是缺乏针对性的,但在过去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律师看到一个培训就“扑”上去也就在所难免了。
3.打回来的不管什么都得吃
既然打猎的成本和风险都得自己承担,“猎物”又很有限,其结果就是自己打的猎不好吃含泪也得吃完,也就不管肉质老不老,嚼不嚼得烂了。

律师培训的体系化和标准化决定了律师工作质量的可控性,而律师工作质量的水平高低及可控程度又关乎律所一体化管理程度的高低。这就让我们有志于实现管理一体化的律所不得不把律所的人才培养工作提到一个战略性的高度。

“我喜欢破案”

王君主要负责天津火车站、客运站、还有地铁的治安工作和办案手续的操作,常见的治安案件多数就是因为你挤我一下,我踩你一脚这种小事引发了口角“你长眼了吗?踩着我了知道吗?”“你脚非往我跟前伸干嘛,我怎么不踩别人呢!”“你踩我就不行”“不行干嘛,你再伸过来我还踩!”两句话一碰撞这就是一场斗殴,再一报警这就形成案件了。

现代律所的两套培训系统

肖俊京从警29年,最“辉煌”的时候是他担任刑侦支队重案二队副队长、队长的日子。那时,他被誉为丰台公安重案之“魂”。

一旦双方相互造成了伤害,按照法律规定是要拘留的,接下来跟大家说说这一套手续,进入办案区,开始人身安全检查,人身信息采集(基本信息录入,指纹掌纹录入,脚印录入,DNA录入即采血,验毒检测即采集尿液检测),制作验毒检测报告书和验毒笔录还有询问笔录和其他文书,而且以上步骤都要和办案区录像以及人身信息采集表上的时间相对应,对于入警四年多的王君来说这一套流程已经是非常熟练了,但是依旧要过师傅这一关。

一、律所师徒制2.0

基于传统师徒制的种种弊端,我们有必要对师徒制进行改良,也就有了“师徒制2.0”,该制度要求如下:

丰台分局青塔派出所所长李会强曾在技术队工作,经常和肖俊京一起出现场,有一个案子让他记忆深刻。2008年,南苑新宫村一家三口被害。“在去现场的路上,我们就得知嫌疑人已被抓获,案件唯一的生还者也指认了凶手。”李会强说,当时大家都认为案子很快就能告破,但极为尊重刑事技术和“证据链”的肖俊京没有轻信“证人”“证言”。

图片 5

(一)重点明确

其中师傅有三个重点:
1.提供工作技术指导;
2.传递律所文化和价值观;
3.解答律所管理制度和流程。

其中新人有三个重点:
多问、多学、多做。

他带人重返现场提取足迹,分析嫌疑人步态特征,发现与死者女儿指认的嫌疑人不吻合。随后,肖俊京又请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的技术专家对现场足迹和凶手身体特征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凶手有点跛脚,和被害人女儿指认的嫌疑人明显不符。

师傅牛罡是公交总队天津站派出所的指挥调度室主任,比王君大十几岁,在2014年公安总队的拜师会上二人结为师徒,刚开始的授教方法就是师傅干活,徒弟在一旁看着,开着录音,拿笔记,重点地方还得拍照片录像。尤其是处理携带管制刀具的案子,刚上手的时候一天一宿的忙活,根据现有的证据开具文书,该调取调取,该上传上传,整理好了得有七十多项文书,错一项后台就审不过去,所以师傅也就陪着熬一宿,一字一句的盯着。

(二)统一培训内容

1.律所应编制统一的培训大纲;
2.培训内容应涵盖律所文化、价值观及律所合伙人确认过的工作标准和流程;
3.每个师傅都应按照培训大纲及内容对徒弟进行教学。

肖俊京立马调转侦查方向,经过20多天的摸排,最终锁定一名嫌疑人,并亲自带人把真凶抓获。

“怎么回事?说你两回了,还不长记性,我放着家里媳妇孩子不管,我跟你在这熬着。”

(三)培训考核师傅

1.并不是所有优秀的律师都能成为优秀的师傅,所以律所还应对师傅进行上岗培训,我这里指的师傅不仅限于在省律协登记的指导老师,所内任何符合要求的律师都可以申请成为师傅;
2.除上岗培训外,律所还应定期收集徒弟对师傅的意见,将所发现的问题及时反馈师傅,对于不称职的师傅应回炉培训,甚至做出更换师傅的决定。

凭借丰富的侦查经验和扎实的基本功,肖俊京带领重案队先后破获命案、大要案百余起,立下了赫赫战功,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嘉奖6次。

“没下回,师傅,我心里有数,等我发工资的,我请您和家人咱吃好吃的。”

(四)物质保障和激励政策

1.律所而不是师傅应保障实习律师的生活水平,提供必要的学习用具和办公用品;
2.律所应对师傅进行物质激励,对于徒弟考核达标的师傅设置奖金;
3.律所应对师傅和徒弟进行精神激励,根据徒弟的考核结果和工作成功对师傅颁发优秀指导老师,对徒弟颁发优秀新星律师之类的荣誉证书。

2011年,肖俊京因病退出领导岗位,成为公安局丰台分局经侦大队的一名侦查员。

“我不给你带出来,我嘛也吃不下去!”

二、702010模型

在师徒制2.0之外,我们还应运用702010模型来安排对律师的培训投入

因长年在办案一线摸爬滚打,肖俊京积劳成疾,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属于四级残疾。这种病难以根治,只能保守治疗,不能久坐久立。考虑到肖俊京的身体状况,大队领导让他管理档案。

图片 6

(一)占比70%的“做中学”

1.每日工作记录,每周工作摘要,根据项目进行报告;
2.对项目、任务进行及时的复盘和总结,写案例分析;
3.业务技能输出,包括编写、修订工作标准和流程,研发法律产品,制作指引、培训课件。

但肖俊京的骨子里刻着警察那股劲儿,干刑警是他的一种情怀。在做好档案工作的同时,他常找领导请战:“让我也上吧,我喜欢破案。”

该怎么制作文书,制作哪些文书,什么时候制作,是怎么一个流程,都需要一个个的案子去练习,去巩固,由生到熟,由熟到精,到现在师傅只看关键点,接到案子先把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做出提示,基本上徒弟能完成百分之九十的精准,师傅来挑百分之十的瑕疵。

(二)占比20%的向他人学

1.每次项目复盘后,请负责人做一次分享;
2.学习诸如靖霖所的刑辩讲堂
、金海瑞所的披萨培训,不用拘泥于形式,但需要将业务学习常态化;
3.不定期举办专题分享,也借此培养律师的公开演讲能力。

倒在重案一线

牛师傅说了带新人的过程不怕他出现失误,这是每个人成长的过程,这时候更要给徒弟树立信心,不能把他提了出来当众数落一顿,这样会对他的心理造成很大的影响,面对上级问责的时候牛师傅会主动担当,等把问题处理好了,师傅再把办案经验教给徒弟,这时徒弟的记忆会更加深刻。

(三)占比10%的正式培训

1.应保证每位律师每年都有固定的外训时间和经费;
2.将律师的正式培训天数纳入考核,并根据律师的培训需求进行统筹安排。

“只要跟他聊到破了的案子,他就特兴奋,特有成就感。在他看来,只要案子破了,付出多少辛苦和努力都值得。”肖俊京的徒弟、丰台经侦大队副大队长李茂林说。

图片 7

那么具体应该如何安排培训呢?

2018年6月,经侦大队受理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案件由大队探长边子琦主办,主战场在黑龙江。请示大队领导后,边子琦找到肖俊京协助开展工作。2018年8月,肖俊京与其他侦查员前往哈尔滨等5市对40多个账户进行了资金查询和冻结。

再回到对王君警官的采访,写文书只是他工作中的一项内容,更多的是跑外勤,比如维护安保,在通莎客运站,要是赶上节假日进站人流会达到一万人以上,这就要对每一位进站乘客,用警务通进行核录,确保进站乘客的人身安全;王君还曾与师傅一起在地铁二号线顺驰桥站抓捕扒窃团伙,伸手也是非常敏捷,称得上是文武双全的一对师徒。

首先,律所培训应紧扣律所发展战略和制度

2018年10月29日,大队准备安排人前往哈尔滨市对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实施抓捕行动,刚从云南出差回来的肖俊京再次请战。10月31日,肖俊京和战友到达哈尔滨后,立即对嫌疑人可能落脚的多个地点进行调查,但一无所获。原来嫌疑人手机号换了,车换了,住址也变了。

采访最后牛师傅不断赞赏徒弟“王君同志比我年轻那阵可强太多了,时代不一样了,老办法解决不了新问题,我刚毕业那阵哪有警务通,现在是信息化手段,获取新知识的方法都得向他学习了!”

其次,律所培训应明确培训对象和需求

对培训对象和需求,我们可以根据如下不同的标准进行分类:
1.我这里着重介绍一下根据律师水平不同而做出的培训安排:

  • 新手,对于新手应重点培训律所制度和工作流程,事无巨细,务必做到能依样画葫芦,同时要求新手积累更多经验和办案套路,使其面对不同的具体情境能随机应变;
  • 先进的初学者,先进的初学者不但能按规则办事,也能结合具体情境灵活处理。对这类律师应着重培养其分配任务,团队协作的能力,为将来主办项目和领导团队做好准备;
  • 胜任者,胜任者对一般的业务能够独当一面,但尚缺乏全局观。因此要培训其跨专业领域的思考能力和统筹能力;
  • 精通者,成长到精通者这一层级,其目标就是成为业内某领域的专家律师了。此时更多的是需要精通者的自我学习,他需要投入大量时间进行写作、外部演讲和参与行业标准的制定。

2.根据员工所处的职级不同

  • 实习生
  • 律师助理
  • 初级律师
  • 中级律师
  • 高级律师
  • 合伙人

3.根据不通过岗位进行培训

  • 业务合伙人(负责人)
  • 业务流程管理岗
  • 知识管理岗
  • 法律分析岗
  • 案例检索岗
  • 出庭律师
  • 文书专员
  • 行政专员
  • 沟通专员

通过分析嫌疑人的密切关系人活动规律,肖俊京和同事又重新摸排出嫌疑人一个新的可疑落脚点,并连夜制定了抓捕方案。但是,次日上午,肖俊京突发心梗,倒在重案一线。

图片 8

第三、分析培训需求

需要结合律所的战略和培训对象分析具体的培训需求。分析需求的维度可以参考上一小节内容。

同事们强忍悲痛,按照肖俊京制定的抓捕方案,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于当天夜里成功将王某某抓获,破获了这起特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追赃挽损300万余元。

牛罡师傅的言传身教成为王君快速成长的主要途径,从询问笔录到日常执法办案、治安防范,他将自己长期积累的好的工作经验、社会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希望多年之后王君再回想起当初师傅教导时的情景,犹如暗夜的一启明灯,温暖常存,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一首《当年情》送给二位师徒。

第四、细化培训计划

根据具体的需求制定培训计划:编制培训大纲,安排培训老师,制作培训课件,或直接到市场上搜寻相匹配的培训课程。

将警“魂”传承下去

第五、培训组织

落实培训计划,组织培训人员,保证培训效果。

“我报到的第一天,师傅就丢给了我两本卷和两本书。书是《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卷是两本加起来近300页的案卷。”李茂林至今清楚地记得1999年第一次见到肖俊京时的情形。

第六、效果反馈跟踪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培训完不能不了了之,应将培训效果纳入考核,对其进行跟踪反馈。对于反馈好的培训继续保持;对于反馈不好的培训该调整的就调整,该改进的就改进,该取消的就取消。


关于律所人才管理的问题还有很多,欢迎大家与我一起交流。
期待在本专栏中与各位律师一起成长。

从不同案件的情况和性质,到如何确定侦查的方向和执法的法律基础,肖俊京都系统地教徒弟。“如何开展工作、怎么定这条罪、怎么开始调查取证,乃至如何制作文书,怎么做询问、讯问的相关笔录,他教的是一整套执法的理念和侦查的方法。”李茂林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而在重案二队工作过的同事,提起肖俊京,都会说他有“三多”——管得多、操心多、规矩多。

谈起当初在重案二队办案子的经历,丰台分局刑侦支队中队长马德鹏回忆说:“肖哥带队伍是出了名的严格,队员晚上熬夜玩手机、玩游戏要管,早上几点起床要管,连和女朋友闹别扭都要管。”

马德鹏说:“当时我们都烦得要死,说他简直是个保姆。他回答:‘我师傅就是这么教我的,这就是刑警办重案的风格。’”

新分配来队的民警刚报到,肖俊京寒暄两句,就递给新人一摞电信“话单”。面对一脸茫然的新同事,肖俊京耐心地给他们讲解如何分析通话记录,让每一名新入职的警察都能更好地掌握这项重要的业务技能。

2016年5月,丰台经侦大队接了一起电信诈骗案,赃款的取款地在福建,需要出差去核查赃款去向,此类案件破案的把握不大。当时已经52岁的肖俊京,通过银行查账,视频追踪,先是锁定了取赃款的嫌疑人,随后在当地继续工作,扩大线索,最终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打掉了这1个电信诈骗团伙,圆满地完成了工作任务。

“他这趟差一出就是1个多月,往返两省5市10多个县,扛着病痛,还赶上福建刮台风、发大水,能在这种条件下,克服那么多困难,坚持把线索从无查到有,把案子干到抓人破案,靠的就是老刑警的坚守和执着,他这股韧劲就是丰台公安之‘魂’。”李茂林动情地说。

如今,李茂林也带起了徒弟,“我会传承我师傅的精神,用我师傅带我的方法,去带我的徒弟,让他的方法和理念薪火相传下去”。

当天的追思会后,丰台分局不同单位的20对“从警引路人”师徒民警,参观了肖俊京生前的办公区域,瞻仰了他的遗物,在经侦大队政委梁景成的介绍下感受到肖俊京对公安工作深厚的热爱。经侦大队青年民警于杰表示,一定会将肖俊京的精神传承下去。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